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首相孙子

第二百六十三章 首相孙子

        青年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淡淡说道:“怎么?林姑娘不信?”

        林子衿眸光清冷地看着眼前这位:“如果你真是我粉丝,就应该明白,我只对砍人有兴趣。”

        “哈哈哈,林姑娘真能说笑,这可不是砍人的地方。”青年爽朗的笑起来,露出两排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来,说道:“这是舞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下想请林姑娘赏脸跳支舞,可以吗?”

        说着,非常优雅而又绅士的伸出一只手来。

        “不赏脸,不可以,没兴趣。”林子衿说道。

        舞池里面的气氛热烈而又欢快,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的角落。

        青年脸色略微僵硬了一下,说道:“林姑娘还真是如同网络上那些视频里所展现出来的样子呢,高冷,我喜欢。”

        “不用你喜欢。”林子衿看了他一眼:“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请不要来打扰我。”

        青年点点头,声音温和的说道:“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说着,转身离开。

        “好讨厌呀,要不咱们走吧,哥哥,咱们去找个地方吃宵夜好不好?”林子衿看着白牧野道。

        白牧野看了舞池里面玩得正开心的一群人,点点头:“好,那就走吧。”

        随后,白牧野站起身,在群里给众人发了个消息,又给张可欣和鲍菲羽这两个徒弟也发了消息,然后准备悄然离去。

        那边回到人群中的斯文青年冲着身边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坐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能让赵家低头,罗家罢手……还能让紫云的网络红人美少女跨越无尽星河主动倒追,好吧,后面这个是长相问题,先天优势。

        原来林子衿也是看脸的!

        呵呵!

        不过飞仙这种地方,能出现这么一个人物,有点意思!

        穷乡僻壤的大人物呢!

        就是不知道一棒子给打死,会不会很好玩?

        这该死的枯燥乏味的人生啊!

        好容易才出来溜达溜达,总要找点乐子不是?

        林子衿,你也真是出息了。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会离开紫云,原来就是因为一个长的好看的小白脸!

        正好,当你面把他废掉,你又能如何?

        一个有两分背景的网络小红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以为把三皇子那种软弱无能的东西欺负得见你就怕这世上就没人动得了你?

        在紫云那种地方不好轻易动你,但在这飞仙……呵呵。

        高冷?超凶?

        灵力锁一锁,不需要两天,叫你爬着到我面前你都不敢跪着走!

        青年斯文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

        这时候,赵家家主赵诚来到他身边,脸上带着笑容,低声道:“赵公子……”

        青年微微皱了皱眉,有些厌烦的轻叹了口气,说道:“赵诚,我说过,我这次是偷着跑出来的,好容易才有这么一点闲暇的空余时间,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放松一会儿?”

        赵诚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道:“公子莫怪,我就是刚才看见公子似乎过去跟白牧野那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他们就走了,我这不是怕那两个孩子不知公子身份,得罪了公子……”

        青年瞥了赵诚一眼,心说老狐狸眼睛倒是够尖。

        他拿起面前酒杯,轻轻摇晃着,淡淡说道:“怎么?吃亏还吃上瘾了?被人家狠狠收拾了一下,逼得当面给人道歉,不觉得委屈反倒喜欢上了对方?”

        赵诚乐呵呵的道:“一场误会而已……”

        “呵呵,你们之间那些破事我没兴趣,也懒得管。但是赵诚,实话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我家远亲,就可以在我面前托大。我来飞仙,就为了找点乐子,准确的说,我就是因为姓林那丫头才来的!”

        青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林子衿,身份是孤儿,被天麓女子学院的教授林采薇所收养。林采薇的身份地位不太一般,但却跟家族闹掰了,老死不相往来。”

        “在紫云的时候,当今三皇子曾追过林子衿一段时间,被打到怀疑人生,从此不敢招惹。林子衿便自以为厉害,经常在网上晒一些比赛视频。看上去是粉丝行为,实际上都是自己的小号炒作。”

        “目的呢,不外是为了红,为了出名。给自己打造的人设,是什么高冷、超凶……但你也看见了,她在姓白那小白脸跟前,哪有什么高冷?所以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

        “姓白的那个,背后有百花城孙家,呵呵,第七军团的主官,如今正在战斗,没有几十年的时间,他离不开战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飞大的大宗师级教授看上了他,欲收为弟子。不过,他不太可能收一个废掉的人吧?”

        赵诚听得心惊肉跳,姓林那姑娘竟然还有这种经历?他脸上笑容愈发灿烂起来,低声劝道:“白牧野毕竟是飞仙联赛的总冠军……”

        “我说你废话怎么这么多?”青年看着他说道:“我肯给你解释这么多,是因为这一次我过来,你招待得还不错,没有自作主张的去讨好我家那老东西跟他告密。所以我看你挺顺眼,但是,到此为止吧,不要再多说什么了。我做什么,比你有数得多!”

        “公子说的是,是我多虑了,你们好好玩,这年轻人的场合,也不适合我,呵呵。”赵诚一脸尴尬,期期艾艾从青年身旁退走。

        不过离开这里之后,第一时间召唤过来心腹,低声交代了几句,随后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

        不是不想管,是实在不敢管啊!

        他之前也没想到,堂堂帝国首相的孙子,竟然会对这种小地方的舞会感兴趣。

        直到赵赫炎找上了林子衿,他才突然恍然大悟,不由暗自后悔。

        忘记了林子衿之前红遍紫云的事情了。

        赵赫炎身为首相的嫡孙,一直就住在紫云,知道林子衿实在太正常。

        而且赵赫炎刚刚透露出来的那些信息,也有点太惊人了!

        三皇子追求过林子衿?那林子衿要是在这里出点事……三皇子那边会不会无比愤怒?

        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天潢贵胄,可古琴赵家的小身板经不起折腾啊!

        一旦今天白牧野和林子衿出点什么事儿,他们古琴城赵家,绝对是首当其冲要受到巨大冲击的!

        罗家的前车之鉴就在那摆着呢!

        莫说林子衿,如今的符龙战队也不是一个小透明啊!

        那是一颗星球的高中联赛总冠军!

        尤其白牧野跟林子衿这两人,在网络上的人气都高到可怕。

        赵诚甚至能够想到,一旦赵赫炎得手,所有的黑锅和脏水,必然泼到他古琴城赵家身上来。

        如果干这件事的人是赵赫炎他爷爷……哪怕是他父亲呢,赵诚都不会这么头疼,最多觉得昧良心。

        但这些年来,昧良心的事他没少干,不差这一件。

        只是赵赫炎……不值啊!

        白牧野跟林子衿还没走出赵家的大宅子,就有人悄然赶上。

        直接在白牧野和林子衿跟前擦肩而过,低声说了一句:“出去小心!”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互对视一眼。

        随后,大漂亮和小小白几乎同时在两人耳机里面说了一些话,内容大同小异。

        正是刚刚在舞厅里面,赵赫炎对赵诚说的那番话!

        同时又飞快查出了赵赫炎身份,告知了两人。

        “丫头,你之前不认识他?”白牧野看着林子衿问道。

        林子衿摇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他那么老,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不过,我听说过他,帝国首相的小孙子。只是没想到……他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

        “他找死。”白牧野声音冰冷下来。

        林子衿甜甜的看了一眼白牧野,柔声道:“哥哥,我在想,能在他身边护卫的,至少是大宗师吧?”

        白牧野想了想,拿起通讯器:“老头儿,有人欺负我,帝国首相的小孙子。”

        这种事儿,不能开玩笑,得把话说明白。

        通讯器那边似乎有点迷糊,咕哝了一句:“啥?”

        不过随后立即精神了:“哪?”

        “对方是帝国首相的小孙子!”白牧野怕他没听清,强调了一遍。

        “为师问你在哪!”那边的声音很不耐烦。

        “赵家大门口。”白牧野看了一眼,距离赵家的大门,大概还有五六百米的距离,够用了,随手给老宋发了个定位。

        “十分钟。”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通讯器。

        林子衿沉默了一下,道:“看来,还真得快点成长起来呀,真是麻烦呢。”

        “我家丫头太好看了。”白牧野笑道。

        “我喜欢听,哥你再说一遍呗。”林子衿笑得很甜。

        心中却在翻腾——

        这个赵赫炎居然是冲我来的?

        唉,又要给哥哥添麻烦了!

        就像当年那样!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成长了,可是依然跟当年一样,其实并不能帮到哥哥什么。

        这种感觉,让林子衿有种难言的、无比强烈的愤怒。

        但她并不想表现出来,哪怕当着她最亲近的哥哥。

        两人牵着手,乘着夜色,缓缓漫步在赵家大宅的林荫小道里。

        五六百米的距离,两人溜溜达达走了八九分钟,终于走了出来,离开了赵家。

        赵家这座大宅坐落在一片巨大的公园里面,哪怕出了赵家,外面依然是鸟语花香林木繁盛的自然景观。

        想要走出去到外面,至少还有十几里的路。

        两人提前离开,本就是想要在这公园里面散散步,然后去找地方吃宵夜,如今看来,却是不行了。

        因为他们这边刚出来,走了还不到两百米,刚刚拐过一个弯,就被两个突然出现的人给拦住了。

        其中一人,直接朝白牧野出手。

        嘭!

        一道沉闷声音响起。

        白牧野站在原地没动,他面前,出现一道近乎透明的光幕,在这夜晚看上去格外清晰。

        袭击他的人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自己的攻击居然被挡住了。

        而且那道光幕竟然只发出一阵轻微的波动!

        一张控制符、一张衰老符、一张剧毒符,一张剑符。

        在这人动手的一瞬间,就已经从白牧野身上飞了出来,借着夜色,悄悄的,速度极快的飞出去,绕了个圈,一起拍向这人后背!

        哪怕夜色浓如水,动手这人也不是看不见有符篆从白牧野身上飞出,他只是没想到白牧野的反应如此之快,更没想到他一击居然没能凑效,轻敌大意了!

        所以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四张符已经在他身上炸开了!

        身体瞬间不能动了!

        身体机能也开始疯狂下降!

        同时又中了剧毒!

        虽然那毒一时半会毒不死他,但却刹那间破坏掉他身体内部很多神经!

        哪怕有大宗师级的强横体魄也挡不住!

        白牧野没有太顶级的剧毒符材料,只能凑合着做了一些,就当提升经验用的。

        但这些剧毒符,都是些强大的神经毒素,虽说达不到顶级效果,但也绝不是谁都能够承受。

        哪怕像从前只能凑效一秒钟,对人造成的伤害,也是无比巨大的!

        最狠的还是那张剑符。

        直接化成一道光芒之剑,刺在那人后脑之上!

        不是穿着战衣吗?

        不是肉身强横吗?

        头铁后脑勺也铁吗?

        噗的一声!

        中级剑符顺着这位的后脑,狠狠刺了进去。

        堂堂大宗师,一声没吭,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死了。

        四张符,击杀一名大宗师!

        尽管有运气成分,但这一幕,着实吓坏了另一个人。

        那人见身边同伴动手,就大喇喇抄手站在那,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让两个人过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林子衿逃走。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废掉白牧野,带走林子衿。

        对这两人来说,甚至比出去撒泡尿都容易!

        谁曾想,一个照面就被人干掉一个!

        即便这只是一个初级大宗师,但依然让人没办法接受。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的须臾之间,还没等这人回过神来,然后暴怒着开启宗师场域对白牧野出手,对面的林子衿在白牧野动手的一刹那——手中突然间多了一把厚重巨大,犹如门板的大刀,兜头盖脸,朝着他便劈砍下来。

        “找死!”

        区区一个宗师境界都不到的小丫头片子,哪来勇气对他出手?

        白牧野刚刚为了一举击杀眼前的大宗师,几乎用尽了全部修为。

        哪怕封印是完全解开的,但想要一下子干掉一个大宗师级别的强者,白牧野不得不用尽全力,才有机会成功。

        所以一时之间,顾不上对另一个大宗师出手。

        此刻见状,身上直接飞出上百张狂雷符!

        这些符篆如果一起激活,这片区域都会瞬间化成一片焦土。

        但这种时候,谁能顾得上那么多?

        啪!

        一张符,精准的穿过另一个大宗师的场域,直接炸开。

        激活!

        这名大宗师,再次不能动了!

        接着,又是一道剑符,化成光剑,狠狠刺穿这名大宗师后心。

        整个过程,跟白牧野击杀第一个大宗师的套路,如出一辙!

        夜色中,这名大宗师一双眼瞪的老大,简直如同见鬼了一般,到死都没办法理解这第二个符篆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老宋落在白牧野和林子衿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白牧野一眼,又看了看白牧野面前扑倒的那个大宗师。

        眼中露出震撼之色,但却率先问道:“你俩没事吧?”

        “没事没事,咱们得赶紧把这里清理干净,这地方没监控能照得到。”这还真不是漂亮姐出手了,而是这个地方,的确是一个视频监控的死角!

        对方选择在这地方动手,显然也是算计过的!

        老宋二话不说,随手一挥,这两具尸体便凭空消失。

        白牧野刚刚击杀这名大宗师太过干脆利落,第二个大宗师也死的同样憋屈,根本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干掉了。

        所以这里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甚至地面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符篆化成的光剑太过锐利,造成的伤口只是渗出来那么一丝淡淡血迹,还没等流到地上,尸体就被老宋给收走了。

        “您先走,我们俩溜达出去,待会去找您。放心,沿途任何地方,都不会看见您的身影,放心大胆的走。”白牧野道。

        老宋像看个怪物一样看了白牧野一眼,最后撇撇嘴,骂了一句:“惹是生非,装神弄鬼!”

        “师父不就是给徒弟擦屁股的?您收我这么一个徒弟,还附赠三个徒孙呢。”白牧野冲着老头摆摆手。

        老宋哼了一声,转身就飞走了。

        这性格,果然跟老头子极为相似。

        这也是为什么白牧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敢跟他没大没小开玩笑的原因。

        无它,感到亲近而已。

        夜幕中,公园里,白牧野牵着林子衿的手,像无数寻常情侣一样,就这样溜溜达达的从这公园里面走了出去。

        赵家这边。

        刘志远等人跳舞归来,发现白牧野跟林子衿不见了,看了一眼信息之后,都忍不住摇头笑起来。

        小白这家伙,他的生命中,还真是只有符啊!

        不抽烟,不喝酒,唱歌跑调,对应酬无感……

        好在现在多了一个腻在他身边的超级美少女,不然这家伙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老刘有点感慨,小白在符篆上能有如此大的成就,真的不是一种偶然。

        哪怕是超级天才,也需要自律、勤奋、刻苦!

        如果他知道小白刚刚干掉了一个大宗师级的灵战士,不知道会不会被吓疯。

        姬彩衣看着信息道:“小白他们回去了,要不……咱们也走吧?”

        刘志远笑着摇摇头:“人家两个回去腻乎一会,咱们回去添什么乱?难得有这种放松机会,你看他们玩的都很尽兴,配他们多玩一会吧!”

        姬彩衣想了想:“那好吧。”

        刘志远露出笑容:“来,我的宝贝,再跳一曲!”

        姬彩衣红着脸,小声道:“没个正经,被人家听见笑话!”

        嘴上说着,身体还是很诚实,伸出她那完全不像刺客的柔软小手,任由刘志远拉着,再度进了舞池。

        赵赫炎坐在那,突然觉得有点烦躁。

        这一次他出来,身边就只带了两个青年大宗师,从小就陪在他身边的绝对心腹。

        按说这种事情,对两个大宗师来说,完全是没有任何挑战的。

        废掉一个只能在高中生群体中嚣张的高级符篆师,掠回只能虐虐同龄人的一个八级小灵战士,需要那么久吗?

        生平第一次,赵赫炎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

        他站起身,把包间的门关好,外面的喧嚣顿时隔绝开来。

        拿出通讯器,刚想要联系那两人,一条信息,就这样骤然蹦了出来。

        “孙贼,你的两条狗死了!滚回你的紫云星,再敢踏进飞仙一步,就连你一块弄死!”

        轰!

        一股巨大的寒意,刹那间笼罩了赵赫炎全身上下,他的头皮在这一刻都是麻木的。

        接着,这条信息消失了。

        他疯狂的翻找通讯器,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赵赫炎强行想要自己冷静下来,那张斯文儒雅的脸上,此刻一片苍白。

        冷静!

        冷静!

        老东西说每逢大事有静气!

        我是帝国首相的孙子!

        不能慌!

        深呼吸几次之后,他面色苍白的拨通了其中一名护卫的通讯器——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他的手,多少有些哆嗦起来,又拨打了另外一个,结果……还是一样!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日你妈!

        冷静你麻痹!

        发生了什么?

        赵赫炎将手中的通讯器狠狠砸在地上,砰地一声。

        没摔坏。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弯下腰,又从地上把通讯器捡了起来。

        哆哆嗦嗦的准备拨通一个号码,可就在此时,那个号码却直接打了过来。赵赫炎差点吓得把通讯器直接扔出去,下一刻,他犹豫着接通。

        “说话方便吗?”通讯器里面传来一道苍老却平淡的声音。

        “方,方便。”赵赫炎道。

        “你惹祸了。”里面的声音似乎波澜不惊。

        赵赫炎却被惊呆了,这边刚刚发生的事情,老东西怎么就知道了?

        他沉默着,那边继续说道:“马上回来。”

        “赵大和赵二……他们,他们好像出事了。”赵赫炎犹豫着,没敢隐瞒,低声说道。

        “什么?”那边苍老的声音终于变了声调,不过接下来,似乎很快恢复了平静:“我知道了,你立马回来。让赵诚给你安排星际飞船,现在就走。”

        “我……”

        “回来,你这次麻烦大了。”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通讯器。

        紧接着,大量的信息、语音留言、视频通话请求如同疯了一样,瞬间涌来。

        赵赫炎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的通讯器,挂断了全部的通话请求,然后打开一条他最好朋友发来的信息。

        “卧槽,你什么情况?你得罪了超级黑客?怎么全网到处都是你的各种视频?麻痹删都删不掉!”

        再打开一条——

        “哥,你麻烦大了!网上现在到处都是关于你的各种视频,信息,里面的内容……我靠,你赶紧躲一躲吧,你爷爷可能得弄死你。”

        赵赫炎没有继续看那些信息,而是打开了虚拟网络。

        那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关于他的消息!

        赵赫炎有种全身冰冷如坠冰窟的感觉。

        这一刻,他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和无力。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在一瞬间——

        刀不见血,却要他的命!

        ----------------

        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