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金蛇会

第二百四十六章 金蛇会

        银票,其实就是钱庄(古代私人银行)存入时开的票据,自古从没有超过百两一张,并且存多了,是逼着钱庄卷款而逃么?

        野道人对这种事驾轻就熟,笑:“放心吧,主公,我晓得。”

        又说着:“现在一千两黄金,按照金价,大概可换一万一千两银子。”

        苏子籍听了,眼中闪过一丝笑容,随即又敛了:“五千两继续投入到你的生意里,余下六千两,二千五百两换成一百两的龙头银票,而三千五百两换成十两一张的银票。”

        “这事交给我,必能办好!”野道人虽负了伤,还兴奋接了这活:“主公只要把金条分装几个箱子就可。”

        箱子带了,就在车内,分装了,没一会,野道人就去处理了。

        这事处理速度极快,几乎一转手,就换了银票。

        “主公,总共四个钱庄,都是京内有信誉的,分存了,要是对白身来说,就算一家存几千两,还太显眼,不过我报上了您的大名——对会元来说,就一点也不起眼了。”

        “我看相,挑了三个丫鬟,都是不错,您看中不中?”

        说着话,又引着一个牙婆过来,这牙婆虽年过四十,不过会梳妆,髻黑,连眼角的鱼鳞纹也不甚清晰,笑靥可人,拍手笑:“我这眼皮子直跳,还有喜雀跳在枝头,心想肯定有好事,果然是会元公的生意。”

        “这几个丫鬟,都是年十二三间,都已会作家务,懂得规矩。”

        “你要挑人,只管挑,都是好样。”

        说着,三个丫鬟怯生生行了万福。

        “唔。”苏子籍目光扫视了一下,其实都算是俏丽乖巧,又不至于太显眼,点了点首:“那就都留下吧!”

        见牙婆作成了生意,喜不自胜,又吩咐:“带些人,给我大扫除,我给工钱,还有,给我叫桌宴席,以及几桌散宴。”

        “哎呀,放心,我立刻去办。”这明显是涝军了,牙婆连连答应。

        等叶不悔跟简渠处理了居士园的事坐车回来,看到的就是大扫除的人群。

        这其中,除了三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小心翼翼上前,拜倒喊夫人,这是买来的死契,别人都是临时雇佣来。

        简渠见到处都是在忙碌着的人,想去帮忙,却被苏子籍叫住了。

        “这些事让他们办理。”苏子籍站起身来,说:“你跟我过来。”

        正房有个小房间,窗外有着梅树,显的幽静,里面清扫过,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还有新的书架放了进去。

        苏子籍在书架前站住了脚,注目看着堆在上面,还没有排列的书,问:“简先生,钱帅,与你说了不少话吧?”

        “这房子的事,怕你也知道了,又或者还有反制?”

        “时到今日,你说钱帅的反制,还有没有用?”

        听了这话,简渠心一凛,脸色一下变的异常苍白了,的确,钱之栋有着反制的方法,可太糊涂了。

        现在钱之栋已经不是大帅,而是死囚,谁为他说话?

        苏子籍不仅仅是会元,还和赵公公交情不浅,又能奈何了多少?

        苏子籍拿起了书,解开了绳子,把一本本书放入,又一笑说:“……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因我没有想悔约。”

        说着,苏子籍直接拿出一个小匣子,递了过去。

        简渠有些不明所以,等接过来一打开,顿时吓了一跳,竟是厚厚一叠银票。

        “这……”

        苏子籍笑了笑:“一万一千两银子的三成,是三千三百两,这里是三千五百两,全部是孙氏和小姐的份。”

        “百两的银票太显眼,怕给人惹祸,全部是十两的银票。”

        “就算这样,她现在的情况,若都给她,怕是保不住,你来帮她打理吧。”苏子籍淡淡说着。

        简渠听到这话,突几步过来,双膝跪地,就磕了三个头:“公子素有贤名,我原本却是小心之心,尚有怀疑。”

        “现在却是信了。”

        “不要这样,你快起来。”苏子籍扶起,正要在说话,外面传来野道人的声音:“主公,有人给您送信!”

        两人连忙收拾了情怀,到了檐下,就看见了两拨人,取过信,展开一看,苏子籍的表情就阴晴不定了。

        这两封书信,是由不同的人送来。

        其中一封书信并没有落款,只是带着淡淡香气的白皮封皮,送来的人也只是将信交到了苏子籍的手里就直接离开,并不肯说明是替何人所送。

        而一封书信,送信的人则同样很是神秘,同时送来不止是信,还有一个匣子,只说看了信便知是谁所送。

        苏子籍先看是第一封书信。

        信展开,上面的字写的还算漂亮,但仔细去辨别,却又会觉得,这只是普通工整的字迹,若不是写信之人本身书法平庸,并无特色,那就是对方故意不愿表露出自己的身份了。

        上面的内容,比字迹更吸引人。

        “居然在这一封随意送来的信上写了这些秘密,写信人是什么心思?”苏子籍微微蹙眉。

        “林国公子是林国派来的人质?”

        “这事虽不是秘密,大概官员权贵圈子里知道人不少,但也不是广而告之的事,将这事告诉我,难道是知道我的人被林国公子的人所伤,所以希望我不必顾忌林国公子的身份?”

        “咦,当年林国公子进京,满是狼狈,只有一个老仆跟随,是太子拉了一把,但临到事,却是此人举报?”

        苏子籍不太相信,要是林玉清举报,皇帝容得他逍遥十七年?

        “还将这些年来,林国公子在京城势力写了出来?”

        “应该只捡了部分与我知道吧?官面上有云丰商会,暗地里与京城附近的金蛇会有联系?”

        “金蛇会……特别指出路逢云就是被这金蛇会给打了,这是看准了我会必会出头?”

        苏子籍看到这里时,忍不住怀疑起这是比较了解自己的人所写的信了。

        对自己不了解,怕是不会认为自己会为了一个客卿与金蛇会对上。

        虽以蛇为名,但这帮会在京城,甚至是京城附近都颇有势力,多年前曾是多个帮会,后来被人拢到一起,合起来就是金蛇会。

        当然,这或也是暗指“地头蛇”之意。

        不是有句话,到了人家的地头上,是条龙也得盘着,地头蛇一向是指着这种极不好惹沾上就很难轻易脱身的小人物。

        他们个人实力不高,凝聚起来,可一个不小的底层势力。

        苏子籍又继续看下去,在这信后面,写信之人还特意点出,林国这位宗室公子,近期就要离开大郑,要是过段时间,去了林国,就再难索敌了。

        “这人可真是……”挑拨的意思其实非常明显,并且只要还有脑子,就知道这信在这种时送来是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