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571章:敢怒不敢言?

第571章:敢怒不敢言?

        怎么办?

        这三个字,是鲁缅采夫此刻疯狂回荡在脑海中的文字。

        哪怕在会面之前,他做了无数准备,此刻也乱了。

        不是他想乱,而是对方带来的信息,太具有威力。直接将他的部署炸烂。在刚刚准备收拢狂奔的思维的时候,这把配刀就砸在了他脸上。

        心中怒火狂涌,这种愤怒和耻辱,就仿佛华国人在外国拍卖会上,看到了八国联军入侵圆明园搜刮的珍品,而且这份珍品竟然是始皇印那样。

        区区判官……他狠狠磨了磨牙,自己一抬手就能撕碎。然而……他不敢。

        这把刀就是警告,也是给双方的台阶:我可以拿走一次,也可以拿走第二次,你爸爸还是你爸爸。换多少任阎王都是一样。

        深呼吸了好几口,他堆起一个僵硬无比的笑容,恭敬地双手拿起配刀,放入怀中:“谢谢。”

        这两个字,就像一记巴掌,还是自己扇的,周围四位随从官脸都红了,却一言不发。

        “坐。”这一幕太过尴尬和屈辱,鲁缅采夫不得不出声,示意所有阴灵坐下。他率先坐到了位置上,拿起杯子,身后的活死人立刻机械地走了过来,正准备拿起伏特加酒杯,忽然,一片浩瀚的阴气猛然爆发!

        刷!这一瞬间,整个韩国都在颤抖,lsd所有阴气警报都在尖叫。

        “警报,警报!红色级别!釜山机张郡爆发一千五百万级别阴气!为韩国历史最高!建议全市撤离,且紧急求援华国。重复,警报……”

        “这是什么东西!?”“一千五百万……这、这是传说中的府君?”“天啊……韩国这几年到底怎么了?”

        而整个釜山,所有活死人在这一刻如同耗子一样,缩在下水道中,大楼里,哪怕没有灵智的他们,也感觉了本能的恐惧,呼吸都屏住了。

        竹城教堂,教堂中的活死人在鲁缅采夫爆发阴气的时候瞬间化为灰烬,没有任何尖叫。就连秦夜目光也立刻缩了缩。

        这就是府君高阶……可以掌管一个片区的超级强者,他毫不怀疑,对方只要愿意,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的小指,已经勾住了命运。

        这是泄愤。

        心中的狂怒无处发泄,只能泄愤于此地的活死人。现场一片死寂,不远处,传来轮船的呜呜声。

        秦夜目光动了动,深深看了外面一眼。

        “不中用的废物。”许久,鲁缅采夫才回复了笑容,手轻轻一扬,无数黑色灰烬飘飞到教堂外围。他给自己倒了杯伏特加,轻轻揉起眉心来。

        忍……华国地府不是俄罗斯地府惹得起的……唾面自干是谈判官的本职……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空落落的。

        来之前,他已经有了一些应对方法,然而此刻发现,节奏全乱了,他也没有继续试探的心情了。

        实力打破了平衡。

        “请原谅我国的无礼。”他第一次朝着“钟馗”诚恳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进入正题如何?”

        “好。”秦夜点了点头,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混过去了……如果像之前那样慢慢进行外交礼仪,自己绝壁暴露!果然自己是地府泥石流啊,好好一场外交晚宴……我不杀侍者,侍者却因我而死,罪过啊罪过……

        鲁缅采夫深吸了一

        口气,再次一挥手,整个教堂窗户咔咔关紧。他才看着秦夜凝重到:“元太祖的墓葬。”

        谁?

        秦夜以为自己听错了。

        元太祖……成吉思汗?

        不是……咱不倒斗啊……我也没有一个叫做吴三省的叔叔啊……这破壁事儿你找过来干嘛?

        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情,鲁缅采夫再次深呼吸了一口,声音更加凝重:“有40%的可能……元太祖的阴灵还在墓中。”

        秦夜猛然回过头来,死死盯着对方,许久才道:“你确定?”

        “只有40%的可能,不过……可以赌一把,不是么?”

        两人的对话如同机枪一样快:“贵国怎么发现的?”

        “机缘巧合,具体原因不能透露,但是,沙皇陛下已经亲自查证过消息来源。”

        “地点?”

        “这正是我国需要求助贵国地府的原因。”鲁缅采夫顿了顿,咬牙道:“在蒙古国境内。”

        秦夜没有开口,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蒙古国地府的资料。

        这是两国公认的缓冲地带。

        按照前几任阎王和俄罗斯地府签署的协议,除非双方同意,两国不可深入蒙古国,所以,蒙古国现在有一位诸侯,他没关注过,却没有两大地府的驻军。

        他甚至想不起那位诸侯的名字。是蒙古国本地人,据说是曾经元帝国嫡系子孙。

        难怪俄罗斯需要华国点头,没有华国首肯,他们私自进入缓冲地带,那就是真正引起战争了。

        而且……不止如此。

        他思维再次展开,那可是铁木真啊……成吉思汗的灵魂,绝对是可以成为阎王级别的存在。对方可能不派阴羽勾魂?

        阴羽勾走了哪一国的魂魄,自认倒霉,这是国际不成文的惯例。所以现在岳武穆的灵魂还在日本。俄罗斯绝不可能放过成吉思汗的灵魂。而对方现在请求联手……

        那就是说,他们的阴羽勾不走。只有阴兵强行进入,这让秦夜不得不好奇,那座所谓的成吉思汗墓里到底有什么?让一位有阎王坐镇的地府都束手无策?

        俄罗斯的阴羽……可是世界上顶级的阴羽啊,克格勃的名号,只要了解一下一战二战历史的都知道,那是多么如雷贯耳的存在。

        不过,秦夜还没有天真到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天的会面,不过是意向而已。

        “你们要什么?”

        “灭国。”鲁缅采夫举起酒杯晃了晃:“蒙古国……已经存在太久了,我想如今华俄两国亲如一家的局势,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贵国带走元太祖的灵魂——相信我,沙皇无意和华国争夺本属于华国地府的英灵。而蒙古国的地盘,我们一人一半。”

        真尼玛是大国的谈判桌啊……秦夜现在小心肝都在乱跳,这商量的事情也太超出自己的预料了。

        灭国这两个字说出来,对方好像没有半点违和,只不过是“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那么霸总。

        但……怎么意外地觉得理所当然?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元太祖墓真的在蒙古国,不需要俄罗斯开口,以二代阎王的脾气,恐怕现在已经直接发兵了……

        “兹事体大。”足足过了三分钟,秦夜才强压狂跳的思绪开口道:“等本官回去禀报阎王,

        再行定夺。”

        “当然。”鲁缅采夫微笑道:“俄罗斯地府,随时静候佳音,我们的亡灵十字军,早已迫不及待了。这件事我们已经发现了三十年,从未擅越蒙古国国境一步,可见沙皇陛下的诚意。”

        呵呵……如果你邻居是日本,恐怕邻居都没了吧……

        秦夜懒得理这种一看就是表面兄弟的国家关系,点头道:“如果没事,本官先走一步。”

        “好。”鲁缅采夫跟着秦夜站了起来,直到对方走到门口,才仿佛想起什么一样,笑道:“对了钟判官,机张郡和京畿道,还有本国一些重要人员,我保证他们会在十月三十号之前撤离。另外,不管贵使传达后,贵国上面的意见如何。汉阳开府之日,叶卡捷琳娜女王会亲临汉阳,期望能和伟大的第三任华国阎王会面。”

        没有回答,大门已经悄然关上。

        沉默。

        教堂里安静了下来,鲁缅采夫出神地晃着酒杯,时不时轻轻抿一口伏特加。其他四人看着他,想说又不敢说。

        整整三分钟后,酒杯啪一声在他手中炸开。他的脸色已经一片冰寒:“通知刘裕。”

        “大人……”叶戈尔小心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华国地府知道,会和我们离心的啊……”

        “你以为现在就不离心了吗!叶戈尔,你跟了我一百多年,难怪永远都在秘书位置!”平静的鲁缅采夫猛然站了起来,眼眶中鬼火狂跳,咬牙切齿道:“钟判官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而且你看不出来吗?他有问题!”

        不等其他人插嘴,他一脚踢开椅子,负着手,在越来越浓的阴气中走了起来:“刚见到他,我就觉得……他不太正常。以往华国哪次公干,不是光明正大的下发上谕!?然后阴差入境?但是他没有!偷偷摸摸进入韩国,说是给十月底阎王会面开路,却没有见到其他阴差!”

        “什么时候华国阎王的排场这么小了?”

        “好……或许这是第三任阎王脾气古怪,这不提。但是,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位钟判官并没有遵守严格的国际会晤礼仪?这对那些蛮夷地府,那些没开化的死神来说可以理解,但是放在华国地府身上就决不能理解!他们阳间的礼仪都有接近三千年历史,更不要提酆都!”

        “我本来不想提元太祖魂魄的事情,然而……对方居然有备而来,出牌完全不按牌理,我承认,他这手炸弹炸到我了。却更让我觉得——他在掩饰什么。”

        “掩饰什么呢?韩国能引起他们注意的除了刘裕开府,就只有本爵手中,沙皇陛下下令决不可外泄的东西!单独阴差出行,不可能针对刘裕开府,排场太小了。排除掉这个选项,我只能猜测,他是冲着我来的!冲着我手中沙皇大人的恶魔羊皮纸来的!”

        他咆哮似的声音到这里忽然收拢,冷笑道:“沙皇陛下告诉过我,无论如何,禁止一切人或者阴灵进入‘恐怖终焉’的地点。但凡擅闯,不管是谁,杀无赦!”

        “我们不方便和华国撕破脸,但是……有一个人更怕开府大计毁于一旦。”

        “那就是汉阳王——刘裕。”

        他坐了下来,抿了一口酒:“叶戈尔,你去告诉刘裕,有华国阴差潜入。而且……是钟馗。”

        “他……远比我们更害怕华国地府。毕竟……他比我们更清楚,那是怎样的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