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抢救大明朝在线阅读 - 第716章 五大臣出洋

第716章 五大臣出洋

        现在的大清朝并不是闭关锁国,而是一定程度上让南明给封锁起来了。是被关闭了,而不是主动闭关,所以也就有了围城效应,特别想出去看看。



        更何况他们和英吉利国(其实是荷兰人冒充的)和日斯巴尼亚人的交往也不吃亏啊,引入了不少洋枪洋炮洋将,拿着去打蒙古人那叫一个犀利啊!



        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范文臣,乃至坐在布木布泰身边的顺治小皇帝,都想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哦,顺治小皇帝很快会改变主意的。因为将要抵达南京老山离宫的东莪格格再过不久就会给顺治寄一本《小学法语》......



        还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学法语,而且还不能学得比他的诗人哥哥高塞差的顺治,这回时候忍不住插了句嘴:“怎么都是两绿旗的人?别的旗不派人去?”



        “皇帝!”布木布泰嚷了一嗓子。



        顺治连忙闭了嘴,还跟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怯怯地看着多尔衮。



        “说的也是,”多尔衮却觉得顺治的话也有道理,“那就再加三人......三个都是老满洲,一个由两红旗推荐,一个由镶蓝旗推荐,一个由两皇旗派出,这样就齐活了,这就是五大臣出洋了!”



        至于两白旗和正蓝旗是多尔衮三兄弟的地盘,有个镶绿旗(镶绿也是多尔衮的)的范永斗就够了。



        布木布泰没有提出异议,只是问:“究竟派谁去?”



        “等明儿议政王会议再论吧。”多尔衮已经有些乏了,就挥挥手对范文程、宁完我道,“你们两个就辛苦一下,准备一个出洋的方略,明儿议政王大臣会议要用。”



        大清朝现在还是皇阿玛摄政加九旗合议(镶绿旗不参加合议),所以有资格参加合议的议政王大臣就是八个(多尔衮自己代表正白旗)。其中领头的是镶蓝旗的旗主济尔哈朗,他原本和多尔衮一样都是辅政亲王,多尔衮现在升级成了皇阿玛,而他则降级成了议政王,不过还是八大议政王之首。



        除了位居八大议政王之首,他的镶蓝旗还得了一块“封地”驻开封府的镶蓝旗驻军昂邦章京衙门!这个衙门不仅管军,而且管民。开封府没有知府,驻防昂邦章京就是知府!



        现在大清朝也不设巡抚,行省也虚化了,就是个地理名称,没有对应的衙门了。关内的州府就两种,一是直隶州府,也就是由议政王大臣会议直管的州府;二是旗隶州府,也就是由九旗驻防昂邦章京衙门管辖的州府。



        其中直隶州府主要集中在原来的北直隶地盘上,算是大清国的“腹心之地”,而旗隶州府则顶在前沿。



        镶蓝旗得了开封府,正蓝旗则得了河南府,正白旗得了平阳府,镶白旗得了太原府,正红旗得了汝州,镶红旗得了大名府,正黄旗得了彰德府,镶黄旗得了卫辉府,正绿旗得了济北(管辖济南府大清河北)、东昌(管辖东昌、兖州二府的运河以西,大清河以北地区)、归德三个府,镶绿旗拿到了大同府。



        现在关内由议政王大臣会议直管的地盘,也就只剩下了顺天府、永平府、宣府、保定府、河间府、真定府、顺德府、广平府、潞安府、辽州、汾州、沁州、泽州等九府四州。而且在这九府四州的地盘上,还有2000万亩旗地,除去归属八旗固山额真衙门(都是老八旗的土地)管理的旗地,余下的约2500万亩才是给大清朝廷纳税的土地。现在田赋已经涨到了一亩六分面粉,2500万亩大约能收150万石面粉。



        而占据大同府的镶绿旗因为不服兵役,所以要上缴免役钱粮,一年大约有18万石面粉,也是大清朝廷的收入。



        九大皇商都要向大清朝廷缴纳包税,位于平阳府的解州盐田的盐税也归大清朝廷所有,还有关外的金州互市的税收也归大清朝所有,直辖的九府四州还有一些商税收入,林林总总加在一起,一年约有150万两银子的收入。



        另外,关外、漠南、喀尔喀蒙古各部旗(不隶十旗),都要向大清朝廷缴纳牛、羊、马、毛皮、东珠、人参等贡品。



        这些贡品本来不值什么钱,只能通过金州互市少量出口,可现在突然多了个出口日斯巴尼亚国的财路,而且还能换到大清急需的枪炮,这下八个议政王可都兴奋起来了。



        “皇阿玛,既然口外的皮货能换来大炮、火铳,那咱们一定得和这个日斯巴尼亚国搞好关系,可不能失了大主顾。”



        八王之首的郑王济尔哈朗头一个就表了态,“我镶蓝旗可以让工部尚书蓝拜走一趟,他对索伦人的事情非常熟悉,应该能派上用场。”



        佟佳.蓝拜是镶蓝旗的宿将,在皇太极当政的时候就奉命征讨过索伦诸部,打破过雅克萨城。



        “礼亲王,你们两红旗推荐谁去?”多尔衮又问刚刚袭了代善爵位的礼亲王满达海。



        代善在去年冬天死了,他的第七子满达海就继承了王爵和正红旗旗主的位子,而镶红旗的旗主多罗平比郡王罗科铎是代善的重孙子,小满达海两辈,当然得听满达海的。所以多尔衮也不问同为议政王的罗科铎,直接问满达海了。



        “皇阿玛,就让奉恩镇国公杜兰走一趟吧!”满达海道,“也该他出去历练一下,见见世面了。”



        杜兰是代善的孙子,满达海的侄子,他哥哥勒克德浑是正红旗的悍将,封了顺承郡王,可他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主儿。



        “行,”多尔衮也没啥意见,“就让杜兰走一趟。至于两黄旗......要不让索尼去一趟?”



        两黄旗的旗主是小皇帝顺治,现在正在自学《新算学》,没空讨论国家大事,所以就由皇阿玛多尔衮做主了。



        他笑道:“索尼可是精通满、汉、蒙、藏等四个语言的,可见其头脑聪明,善于学习外邦语言,这个本事正好用上。就让他在出使途中学一下日语(日斯巴尼亚语),到了欧罗巴那边就能和人家说话了。”



        索尼这下得好好学习了!去一趟欧洲也就是半年一年的,就得学会西班牙语!



        多尔衮接着又道:“蓝拜、杜兰、索尼、范永斗,再加一尚可爱,一共五个......都当钦差出使西洋大臣,这就是五大臣出洋了!



        诸位要没什么意见,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要没什么事儿,今儿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就这么着了。”



        “皇阿玛!”阿巴泰儿子博洛是代表正蓝旗的议政王,同时也是兵部尚书,“今儿一大早兵部收到了盛京将军府的奏报,说是在库页岛上和日人发生了冲突。”



        “什么?库页岛?日人?”多尔衮一愣,“怎么搞的?不是刚做完大买卖,怎么就冲突了?”



        “哦,皇阿玛,此日人非彼日人,不是西洋人,而是日本国人。”博洛说,“盛京大将军府奏报说他们是黑龙江下游的奴尔干梅勒章京衙门派人去库页岛收貂皮时,听库页岛的土著报说岛屿南部有日人筑城,于是就派了骑兵去探查,结果发现了一座日人所修建的营寨,还和日人发生冲突,死了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