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秋风未到蝉先知

第四百二十二章 秋风未到蝉先知

        张寿听出了陆三郎那浓浓的怨气,原本心里也同样窝着一肚子火的他,不由得被小胖子这话给逗笑了,当即就问道:“你小子难得自作主张一回,居然是为了让我和徐黑子决裂?你就这么恨那个黑脸监丞?”

        陆三郎顿时理直气壮地说:“我和徐黑子这种人天生犯冲!他摆出一副我就是天天盯着你,你小子别让我抓住把柄的挑刺表情,让人不舒服!我最讨厌这种不讲人情,只讲规矩的家伙,他比我老爹那种有用就用,没用就扔的性格还要讨厌!”

        “这次九章堂那两个笨蛋被我狠狠骂过了,我对他们说,我是九章堂的斋长,帮他们那不是平白无故地帮,他们日后可以帮我做事来抵偿,干嘛到绳愆厅求徐黑子?小先生不在就我当家!原本我要他们把那号舍还回去,可后来想想,这次放徐黑子一马,示敌以弱算了。”

        陆三郎连示敌以弱的话都说出来了,张寿不禁莞尔。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那你呢?你爹如今对你这儿子也应该另眼看待了,你这号舍让给我,是愿意搬回去了?”

        “我搬回去干嘛?嘿,小先生你还记不记得,萧成隔壁,原本朱老大的老师刘志沅刘老大人那老宅,还是我买的,你之前还把赵四罗小小关秋他们安置过去,可如今不是整座工坊都搬到张园去了,那屋子全都腾了出来?”

        然而,当看到张寿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仿佛是以为他会搬过去住时,陆三郎却又嘿然笑道:“其实,我和萧成那小家伙打赌打输了,所以租了那老宅隔壁,萧成他家的屋子。”

        陆三郎一面说,一面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满脸肉痛地说:“每个月要花两贯钱呢!”

        如果不是深知小胖子那是个比张琛更早出道,更专业的好演员,张寿简直想呵呵陆三郎一脸。别说两贯钱,就算二十贯二百贯,对于小胖子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小数字,亏得陆三郎还煞有介事地说出来!

        然而,陆三胖前边说萧成隔壁,其实早就改姓陆的刘家老宅,这会儿又说赁下了萧成自己的房子,这却有些牛头不对马嘴,完全不对头。想想这无利不起早的小胖子那性情,他已然断定,其中必有蹊跷。

        于是,张寿似笑非笑地看了陆三郎一眼,突然收起刚刚人给他的钥匙,转身就走。果然,这还没走出去几步呢,他就听到身后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却是陆三郎赶紧追了上来,人一面追一面还忙着解释:“小先生,小先生你别走啊!我这不是卖关子,就是……”

        “就是习惯了嘴碎卖弄,没错吧?”张寿头也不回,却是呵呵笑道,“你这肚肠九曲十八弯,以为我不知道?萧成那小子无依无靠,唯一当成兄长的就是莹莹他大哥,但如今人还在沧州,就算在京城,他那性格也和你合不来,你断然不会去讨好朱大哥,因为讨好也没用。”

        陆三郎顿时讪讪然地抓了抓脑袋,咳嗽一声道:“小先生慧眼如炬,我当初被朱二坑了一把,再加上我爹心怀叵测,我恨不得离朱老大有多远就多远,怎么会讨好他?”

        他就怕被朱老大捶一顿,那可没处说理去!

        见张寿但笑不语,陆三郎东张西望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此时还没下课,四周围没其他人,他就追上前两步,小声说道:“我爹不是辞掉了兵部尚书吗?那个赵侍郎也滚去云贵了,如今暂时署理兵部尚书的,是那个姓严的右侍郎,但这家伙资历很浅,肯定转不了正。”

        张寿没想到陆三郎竟然会想到兵部尚书这个炙手可热的空缺上,他微微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心中一动,立时盯着陆三郎,一字一句地说:“你是觉得,莹莹他大哥的老师,那位曾经当过兵部侍郎,后来赋闲在家,因老妻故世而黯然离京的刘志沅刘老大人,也许有希望?”

        “嘿嘿,小先生你猜的真准!”

        陆三郎笑得眉眼都眯缝了起来,随即就眉飞色舞地说:“妻故夫守丧,理虽如此,如今还这么做的人,已经很少了。想当初前头那位赵国夫人故去之后,赵国公两年多不近女色,就这还被不少人背地里说是矫情。我派人打听过,那位刘老大人回乡,结庐为老妻守了一年。”

        听到这话,张寿不禁有些感慨——虽然太祖不禁女子再嫁,甚至鼓励寡妇再醮,可寡妇再醮的比率却远远低于鳏夫再娶。至于某些男子丧妻不到数月就续弦的,那更是比比皆是。

        于是,能够为妻守丧的人,一贯会被人冠之以情深意重之名加以褒扬。至于朱泾为什么会被人骂矫情——估摸着是因为朱泾这真当鳏夫的时间实在是太长……因为人家妻死夫守丧,可没说不能亲近美妾侍婢……

        他这遐思一飞九万里,但很快就收了回来,当下勾勾手示意陆三郎上前和自己并肩而行,旋即就没好气地问道:“别尽说这些道听途说的旁枝末节,说重点!”

        陆三郎只是习惯性兜兜转转,此时被张寿一说,他就赶紧打了个哈哈说:“我本来就是想打听刘老大人的情况,回头告诉小先生,你好向朱大卖个好。这老刘结庐而居守墓,几个周围平民家的小孩子跑去玩,他竟然给人读唐诗启蒙,其中就有三个聪明的天天去读书……”

        听听,这种包打听的学生,到哪里去寻?陆三郎这小胖子能有今天,那是真心不奇怪!

        张寿瞅了一眼这个无孔不入的小子,忍不住失笑道:“你倒是未雨绸缪。那你打听到这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之后呢?”

        “后来,后来我就让人冒充朱老大的亲随,去劝这位刘老大人回京呗。”

        陆三郎满脸正经地眨巴着眼睛:“可这真不容易。刘老头那就是个死硬的性子,他说自己恨透了官场倾轧,不肯复出,又说什么有朱老大这样一个有担当有胆略的学生就心满意足了,余生打算在家里教几个蒙童就够了,懒得再管世间事。再后来……嘿嘿!”

        陆三郎见张寿被自己笑得面色古怪,他就笑得更加贼兮兮了。

        “我就把小先生你建议我家老爹去出面请建公学的事,对他抖露了出来。结果,原本还油盐不进的刘老头,立刻就激动了!他说平生最厌恶的,就是有人曲解夫子本意,说什么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他最希望的,便是天下百姓衣食足而知荣辱。能够读书识字,不至于为庸官奸吏把持了解释朝廷政令的渠道。他最希望的是,不止寒门子能够读书,贫家子也能够读书,农家子更能够读书。如此上升通道始终保持通畅,天下就不至于死水一潭!”

        “所以,六月的时候,人已经启程进京了!萧成隔壁这屋子,我正在那大兴土木恢复原样呢,否则让刘老头回来发现这还当过铁匠铺木匠行的光景,不得气个半死?我和萧成打赌也是为这个,我说他小小年纪肯定记不得刘家曾经什么光景,结果他说得头头是道。”

        “赌注是我要赢了,他就给我当一年小厮,我让他往东,他不能往西。”

        “至于要是他赢了,那我就搬到他家里去,每个月给他两贯算是赁屋子的钱。而他那衣食住行,我全都包了。结果我输了,当然愿赌服输,按照他的说法,赶紧翻修宅子等着那位原主人回来住啊!”

        “反正我派去的那个亲随在刘老大人面前替咱们师生俩挣足了好感,还是以朱老大的口气夸的,听说人一直夸我呢!”

        听到这里,张寿终于忍不住对陆三郎翘起了大拇指。且不说这小子见微知著,又或者说秋风未到蝉先知的敏感,就凭这一份看似大大咧咧,实则细致入微的心思,一般人也确实是望尘莫及。

        陆绾当初还真是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现如今觉得儿子白养了吧?后悔也晚了!

        他笑着赞许道:“你这是一举两得啊。萧成小小年纪,心思却敏感纤细,之前莹莹她大哥和我都不在,多亏有你这般照拂。”

        陆三郎顿时乐得眉开眼笑。如今虽说有的是人巴结他,他还是最希望听张寿的夸赞,因为相比那些阿谀奉承要实在得多。当下他就乐呵呵地说:“那小子犟头倔脑,还不时像猫儿似的动不动就挠人,我只好顺毛捋了。”

        京城居大不易,不说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贵,这最贵的一样,便是房租——和后世北上广那高昂的房价和租金有的一拼。因此,别看什么三品高官,私底下的生活说不定就是租一个小小的院子,一家十几口人挤在一块过日子。

        而更多的京官更是不得不忍住长夜寂寞,孤身在京城为官,否则带家眷怎么养活?

        所以京城一座小宅子,真的是一家人安身立命的本钱。如萧成家中,就算只剩下他一个小孩子,其实也可以靠出租屋子来维持生计——当然遇到狞恶房客,反客为主乃至于谋害房主,那就说不准了。

        而萧成自从和张寿等人相识,又进了国子监打杂,小家伙自立的心思竟是愈发浓厚,后来虽说和朱廷芳重逢,他却是连朱廷芳资助他衣食,都不愿意接受,卯足了劲要自力更生。

        就算是朱廷芳说了好几次,也难以劝服他。从前隔壁还是铁匠铺和木匠行时,至少还能有人让他搭个伙,象征性地收点钱,现在赵四罗小小和关秋等人都带着学徒搬到了张园,萧家隔壁那老宅就搬空了。陆三郎过来指导翻修老宅的时候,就发现了萧家那“惨状”。

        那何止是房宅蒙尘!从屋子里到屋子外,四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厨房灶台都结了一层灰,也不知道除却在国子监打杂吃饭读书之外,这小子是怎么在家里住的。于是,陆三郎眼珠子一转,就和萧成打了那个一箭双雕的赌。

        说完这事情原委,陆三郎就笑眯眯地说:“我和徐黑子说了,日后这号舍是我师生合用,他要是再敢打主意,我就算去告御状,也不和他甘休!”

        “你呀,徐黑子惹你算他倒霉!”张寿也懒得再理会陆三郎和徐黑逹这纷争了,当下置之一笑。然而,当他来到了陆三郎那号舍外时,突然就只听小胖子咋咋呼呼地嚷嚷了一声。

        “哎哟,糟糕了!小先生平常午饭都是阿六送的,这要是他还按照从前那习惯送到那边去,岂不是便宜了别人?不行不行,得赶紧去看……”

        陆三郎这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头顶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你当我是木头吗?”

        小胖子慌忙一抬头,见阿六从屋顶上悄然滑落,他不由得就瞪大了眼睛,随即赶紧去看自己走时锁得好好的门,却只见那挂锁早已不见了。他几乎是立刻扭头去看阿六,发现人手中正好端端地转着一把锁,他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阿六不是就这么进了他这号舍里去了吧?

        这一次,就连张寿也忍不住责备道:“阿六,你怎么能乱闯陆三郎的号舍?”

        “我没乱闯,我只是跟人到这里,眼看人用铜丝打开挂锁溜了进去东翻西找,我就跟进去看看他找什么。”说到这里,见张寿和陆三郎同时面色微变,他就指着虚掩着门的号舍道,“人现在还捆在里头,要不要审一审?”

        陆三郎已经气得脸都快青了:“我这号舍又不是什么机密地方,怎么会有人偷到我这来?”

        “阿六你没问过他因何而来?有无人指使?”张寿却直接先问了阿六,见人径直摇头,他就干脆推开门进去,第一眼却没看到人。这要是别人,兴许就以为人跑了,但他凭借一贯对阿六的了解,若有所思抬起了头。这不看还好,一看之后,原本心中狐疑的他差点笑出声。

        就只见人被捆住四肢吊起,恰是犹如被捆了四蹄用杠子穿了的大肥猪;要不是嘴巴被一团破布死死堵住,再加上被吊得完全无法挣扎,此时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听到凄惨的哀鸣。

        就连原本一肚子气的陆三郎,顺着张寿的视线抬头看去,发现这光景,他笑过之后,却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甭管是偷儿还是其他,撞在阿六这煞星手里,算这家伙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