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在线阅读 - 第422章 影子塔防御战

第422章 影子塔防御战

        尽管对新总司令的手段和政治倾向颇有微词且持观望态度,但丹尼斯·梅利斯特不得不承认:艾格这家伙异鬼杀手的称号应该改成异鬼克星。

        他,似乎确实料到了敌人的每一步行动。

        守夜人千百年来都将防御重心放在长城,艾格非要在峡谷南侧开辟山道设立新的防线,敌人最终果然翻越峡谷来袭。

        长城守军自建立以来为显示自己对七国无野心而未在任何一座要塞建造围墙,艾格却非要打破传统下令每一座要塞做好不靠长城防守的准备,如今异鬼果然绕墙来袭。

        一年前接纳野人时几乎大半个军团都反对,但艾格上任后却宁愿躲到后冠镇去继续推行政策也不认怂,最终果然以事实证明:他确实能养得活新赠地民,且让他们在战争中发挥作用

        虽然想是那么想,但丹尼斯的理智告诉他:艾格并不是料到了敌人的每一步行动,而是将敌人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全考虑到,然后将应对之法安排好并通知到所有人。

        他现在不得不承认,即使以自己的谨慎,也不可能比艾格做得更好——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程能为这样一位强势且高明的总司令服务,他败得心服口服,甚至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

        一切都在防御预案中写着了,丹尼斯现在要做的就是忠实地执行:影子塔需要优先对大峡谷最东四分之一段的守军负责——在峡谷内烽火点燃的第一时间,要塞的大门便立刻敞开:在士兵们的维持秩序下,东面半幅通道供生活在要塞墙外的赠地民进入围墙避难,而西面半幅则用于让要塞内的预备队带着物资人马前往峡谷前线支援。

        四百多人的预备队,从影子塔出发向峡谷望进发,一直到碰到同样从峡谷望出发的预备队为止。由于大峡谷防线是全线遭遇攻击,所以他们要支援的是所负责的全部防御段而非某个特定的点——沿途每抵达一个交战中的防御段,预备队便留下半队士兵一箱野火和几梱箭矢,这样的支援力度算不上大,但其战术意义和给守军带来的心理安慰却无比惊人。

        峡谷东段的守军既不比西段的更多,也不比西段的更勇敢或更训练有素但正是因为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人,明白自己不会被抛弃,所以他们整体上坚持了更久,平均让尸鬼大军付出了更大代价。

        直到西段已经失守的消息传来,前线指挥官们彼此联络后一致同意继续坚守已经没有意义,预备队才开始从中点为分界线,有序地向两端撤离防线,并在经历几番有惊无险的小规模战斗后,最终成功将大部分守军安全撤入要塞内。

        只有一座塔楼的西桥望被直接弃守,而完成全部准备工作的影子塔则在最后一个平民也逃进来后关上了大门,静待敌人的下一步动作。

        撤入峡谷望的守军们则最终没能逃过一劫,他们战斗的火光在长城顶上隔着半条峡谷远都清晰可见,但他们的流血牺牲为整个赠地提供了最终预警和宝贵的准备时间,长城全线都已经完成了避难和最终备战。丹尼斯在自己执掌了数十年的这座要塞围墙上气喘吁吁地奔走检查准备工作,安抚新兵情绪并指导防御诀窍但哨兵们向西面张望了好几个小时,眼看着原本火光冲天的峡谷全线渐渐暗下来也没见着半个尸鬼的影子,直到时间过了午夜,守军们甚至都吃过了热气腾腾的夜宵,所有人都开始怀疑敌人是否绕过影子塔去直接攻击其它要塞乃至直接南下时,它们才终于在视野中出现。

        没有了地形的阻隔和森林的遮蔽,尸潮的到来格外显眼,即使厚厚积雪的吸音效果也压不住数万亡灵傀儡踩踏地面而来导致的震动,首先传来的是闷雷般的脚步声,尸海很快在积雪旷野的衬托下如打翻在桌上渗染白纸的墨汁一般从西面群山中涌出,向影子塔漫过来。

        那一团黑乎乎里到底有多少尸鬼?一万五万,或更多?没人能说得清,乌压压一片的尸潮里,看清单独的个体成为不可能,当数量大到一定程度,人脑就会对数字彻底失去判断力。在黑夜里,守军连估算敌人数量都做不到,他们只能这样描述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尸海从可见的边缘一直连到远处昏暗的群山和森林背景,看不见尽头。

        墨汁并未直接从西面冲击影子塔,而是在稍远离长城的南面毫不停留地渗染过去,直到将影子塔除长城外可见的三面旷野都涂满了黑色,彻底围成孤岛,才开始发起进攻。

        如果说峡谷守军面对尸鬼大军时就像是阻挡潮汐的堤坝,那影子塔就像是海滩上的一块礁石——虽然大家面对的敌人数量是一样的,但峡谷守军只需要面对从一个方向拍打而来条状的敌人,但影子塔内的守夜人,却需要面对超过270°上每个方向涌来的死人!

        不需要休息和进食,也没有读宣战檄文,更未派人高声勒令投降,夜王在能动手绝不哔哔这一项上做得比詹姆更彻底,数万尸鬼在十几名异鬼的指挥控制下没有浪费一秒钟时间,在包围圈形成的瞬间从所有方向同步发起全力进攻,大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影子塔的气势。

        连续不断的号角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遇袭和求援信号通过声音烽火信鸦和长城顶上策马奔驰的传令士兵等各种途径,像神经中的电讯号一般向紧靠冰墙的另外十七座要塞和后冠镇传去。

        哨兵楼石门寨长夜堡等临近要塞早已做好准备,提前将冗余的武器资源和预备部队送上了墙顶待命——谁也无法保证敌人不绕过影子塔直接进攻其它要塞,集中人力物力于一点这步操作不可能提前预判进行,所以,直到这一刻影子塔遭遇大举进攻的消息被确认,在墙顶的冷风中吹了几个小时的墙顶机动部队,才开始踏着长城顶上平坦宽阔的运输大道,向交战要塞前进。

        点火!

        点火!

        烧死它们!

        经营了多年的要塞比用数个月匆匆建起的峡谷防线要手段齐全得多——高大坚固的石质围墙外早已清出一片少有积雪的防御带,密集布置了镶嵌龙晶刺的木制尖桩和围栏,甚至在前方于冻土上硬生生挖出了一道壕沟,内部浇满了不易挥发的沥青。

        年过七旬的丹尼斯·梅利斯特远比守夜人军团其他任何指挥官都要更稳重冷静他严格禁止任何士兵在尸潮进入清缴区——即接近城墙三十米前浪费哪怕一丁点战备。但在尸鬼踏入这片区域的刹那,随着老人一声令下,无数火箭和野火罐精准地射砸入清剿区内,绿焰的高温很快点燃了更不易燃的木头和沥青,短短十几秒内,影子塔外便形成了一片数米宽的巨大火场,火光之亮,连数里之外都能看见。

        任何想要靠近影子塔的人,都得先受一下火焰的洗礼!

        但这片火场只延缓了尸潮片刻,这场在平原上的强攻不比攀登峡谷峭壁,短短一二十米的路程几秒钟就冲过去了,再脆弱的尸鬼也不可能瞬间就被烧死,异鬼们压根没费心思和魔力一一控制傀儡们彼此间隔以减少伤亡,而是仗着数量的优势,一波a了上去,选择了强趟火海!

        活死人们前赴后继地冲过火海,用一具具身躯硬是推倒碾平了尖桩填平压灭了冒火的壕沟,无数尸鬼倒在其中身躯变作燃料化作火海的一部分,但更多的尸鬼身上带着火苗冲过了火海,来到了围墙之下!

        尸鬼确实怕火,但怕火的原因只是作为寒魔力载体的尸油被烧光后会与异鬼失去联系罢了。它们本身并不怕烫怕疼,尸油本身的易燃程度也仅和沥青不相上下,全然没法和汽油甚至野火相比,守夜人数年来一直都在囤积野火,更是从君临的炼金术士公会获取了前朝疯王的完整库存,存量确实不少,但也绝没有多到可以绕着要塞倒在地上构建隔离带的程度为了迅速点燃火海,守军用少量野火充当了引燃物,但火场隔离带内的主要燃烧物依旧是木头和沥青。维持火势容易,温度却并不十分高,不可能秒杀尸鬼。

        尸鬼们不怕死,它们只想冲到围墙下,完成进攻任务!

        一阵阵闷响里,尸鬼们撞到影子塔的围墙,贴在墙面上咆哮着向上攀爬起来石块垒成的围墙当然不可能像峡谷的斜坡一样好爬,更何况守军还提前在上面浇水冻冰让其变得更加光滑。尸鬼们完成不了踩膝踏肩搭人梯叠罗汉这类的复杂精细操作,也不需要——它们真正做的,就是把被射杀或残疾或被压在底下的彼此当成垫脚石,以堆人山的方式,不顾一切地往上爬!

        一只接一只,一群接一群穿越火海的尸鬼潮迅速在围墙下挤成堆,高度也从一米两米很快变成三米四米,向着墙顶迅速逼近,墙顶的士兵们疯狂地放箭,却很快发现这只是饮鸩止渴:龙晶箭射死的尸鬼摔下去很快会成为其他尸鬼的垫脚石,杀得越多,死人山基座越稳不用丹尼斯·梅利斯特下令,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君临运来的大批固化野火,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这些为方便长途运输而钝化成胶状的野火,可和烧在木头上的沥青不可同日而语:它们在守夜人产业技术员手中被钝化后稳定性极高,但在运达赠地后却没办法逆向转化重新锐化为液态野火,由于燃点较高且不易爆,不适合用来制作燃烧弹之类的形式武器,所以长期在各要塞内库存可它们的本质没有改变,只要被点着,固化野火放出的热量和新鲜野火一般无二甚至更高的。

        成罐成罐伊利斯·坦格利安时代的陈年野火被当头砸到攀爬中的尸鬼们头上,乒乒乓乓声里,一股股浓浊粘稠的幽绿液体溅洒到攻城的尸鬼们身上,一个火把下去,冲天的绿焰瞬间腾起,像火山爆发一样燃烧起来!

        围墙脚下没有厚厚积雪影响野火威力,又有成堆成堆的尸鬼当现成的柴火和燃烧架,野火烧起来那叫一个生机勃勃旺盛无比,瞬间便把围城一圈的所有尸鬼都吞没入其中。已经堆了有四五米高的尸山仿佛一只尝试攀上围墙的软体怪物,在烈焰的炙烤下飞快缩水变矮,最终远离了墙顶。

        野火点燃尸油,尸油又点燃了皮肉骨骼,组成尸鬼的一切可燃有机物都化作了烈焰的一部分,浓烟滚滚的火海中除了尸鬼的嘶吼,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奇怪的爆裂声,应该是那些较完整尸鬼的体腔脏器之类的东西被高温烤得爆裂了。

        气味让人闻之欲呕,但局势一片大好,所有人都欢欣鼓舞——看这架势,只要坚持到其它要塞的野火从长城顶上运送到这里,死人们到天亮也迈不过围墙一步。

        现在新产生的问题是:火势太大,冲天的火舌一下把围墙边缘的人也灼得不敢接近,难以观察下面的情况了。

        把所有易燃易爆的东西全搬到靠里侧来,别被烤着了,小心烫伤,去让厨房再送些水到墙上去!

        丹尼斯四处奔走大吼着,他没法指责士兵们自作主张,毕竟这确实是防御预案中标准的应对操作。哪怕野火把要塞烧了,也比让尸鬼攻进来要好,但现在他必须得考虑野火对围墙炙烤所能产生的威胁了——当然不是指火焰把石块烤裂导致围墙崩塌,而是天杀的大门是木制的!虽然厚重结实,但绝不可能经受得起野火的长时间炙烤!

        把所有的拒马桩都搬到正对门口方向去,去校场旁的空地上搬些没用的条石来,不够就拆房子!从宿舍拆起,反正今夜我们也没人会需要睡觉了!

        尽管年老体衰,但丹尼斯这个影子塔指挥官中气依然很足,他站在要塞正对门的空地上指挥若定,嗓门依旧大到围墙上的人也能听到。托完美执行预案成功为附近居民提供避难,并掩护了数百峡谷守军撤回要塞的福,现在影子塔里足足有近三千人,即使长城顶上的机动部队尚未抵达,又除去老弱剔掉野人矛妇不算的情况下,也依然有千余男性守军这样的人数在大峡谷中守卫十几里长的一段自然是捉襟见肘,但换成是影子塔的三面围墙的话,那可是够把每一段墙顶都安排得满满当当,还剩下许多人在墙内地面上充当后勤和预备队的。

        丹尼斯让太过年轻尚没多少力气的少年负责提水和照料火堆,妇女们用小车搬运战备和杂物,有治疗经验的负责对付伤员大量不可燃的杂物被倾倒堆放到门后以在木门被火烧穿后当后续的掩体,正在整座要塞内除了婴儿外每个人都忙忙碌碌地干着各自工作的当口,门两边墙顶上的守军们忽然齐刷刷地惊呼起来。

        天哪,长毛象!

        该死,还有巨人!

        傻站着干什么,快放箭!

        射上去怎么没用?

        皮太厚了用爆弹,用爆弹!

        别用爆弹,那是给异鬼准备的!被这帮傻瓜们的叫声惹急的丹尼斯·梅利斯特生气地大吼道,但声音完全被此起彼伏的尖叫和呼喊淹没,正叫过一名士兵打算让他跑上墙去传令不要浪费珍贵的大杀器,几米远外的大门上忽然传来一声仿佛被诸神铁锤砸中的撞击巨响,震得整个要塞簌簌发抖,连地面仿佛都在摇动。

        ——